学科教研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学科教研 >  
 
难招青年教师引不进兴趣教育方面的专业老师
作者:最新更新 来源:未知 日期:2023-08-08 02:17 人气:
  榜首次去商場找他,在一個作業日的午間休憩時刻。富有的商場對比周末稍顯安靜,但是前來找銳智敏定製造型的客人並不見少。不到半個小時的對話,數次因作業原因斷停。憑仗一手高超的美發手工,銳智敏一向是店裏最搶手的造型師之一。
  
  記者一向想問的是,作為長期作業在CBD商業中心的高級造型師,為什麽會想到運用年假機會到山村支教?
  
  第2次采訪,銳智敏終於有時刻跟記者細細同享了這段進山路和支教行。
  
  支教行的原因是朋友所在的支教團隊招募喜好教育方面的教師。他有誌願報名參加,但又覺得自己沒有什麽可以教給孩子們的。朋友一拍腦袋:「你這一手理發絕活,不就可以展示給孩子們嘛!」
  
  所以,銳智敏就這樣跟從支教團隊踏上了一次「說走就走」的行程。5天時刻,他描述:這是一次改動他既有觀念的履歷。
  
  檢槽實小坐落雲南省大理州雲龍縣檢槽鄉。上山前,他在網絡「狂刷」了一波山村學校支教的短視頻,做好了心思建設,準備體驗一次難捱、勞累的山路。
  
  成果卻出乎意料。銳智敏在雲南待了5天,首個晚上在大理過渡,第二天等朋友接他進山,和他夢想的畫面和不一樣,轎車沿著山村公路,一向順暢地開到了希望小學門口。
  
  「咱們大概在高速上行進了兩個多小時,下了國道,又走了將近兩個小時左右。」回想行程,他記住,窗外,高速公路像嵌入進大山似的。導航地圖上的線路,行程彎曲幽遠,間隔中國緬甸邊境只要四五十公裏。所以當時他以為車道裏面會隱藏著一座破破爛爛的村莊,但是沒想到車輛抵達目的地,一座潔凈、規整的希望小學映然在他面前。
  
  河貍家希望小學現狀(圖片來歷:河貍家)
  
  ——河貍家希望小學。招待他們的段校長自2017年轉校到這邊任職,這六年,段校長見證了一所希望小學從「雛形」逐漸展開到一個可以容納306名學生就讀的現代化學校,包括白、漢、傈僳、彜等八個民族學生,少數民族學生份額高達90%。
  
  脫離喧嚷富有的大都市,來到小山溝,被四周陡峭的山壁包圍,銳智敏下車的榜首反應是感嘆:「深山裏面竟然能『結』出一座希望小學!」這種由心底發生的「驚喜感」,在上山路上愈發洶湧。所見所聞處處打破他對敗落鄉村的夢想,房子是加固的,教室是新建的,精準扶貧政策讓這座遠離人跡的小山村完全「改頭換面」。
  
  一把剪刀,「剪」回大山深處留守兒童的自傲心在銳智敏眼中,段校長是一位治學履歷很活絡的山村校長。他們參加的支教活動是河貍家希望小學組織的「夏令營」,2017年,段校長調到河貍家希望小學後,經過與外界的溝通與合作,守時組建了各種以「喜好教育」為中心的主題活動,推進「喜好教育」在山村學校落地生花,推行「喜好教育」在山村完成常態化展開。
  
  當地村民眼中,段校長是一名很嚴厲的教師。就任來,他設立了許多規則,要求學校周圍禁絕開小賣部,要求學校實習封閉式辦理……但更多的是,靠著他四處奔走相告的勇氣,學校拉來了贊助,等到了一批又一批協助中國山村教育的愛心人士。
  
  銳智敏團隊參加的夏令營是河貍家希望小學本年夏天展開的喜好教育活動,也是學校榜首次籌辦。隨行來的支教教師有會音樂的,有懂體育的,有會跳舞的,銳智敏是到這座山村學校支教的榜首名「魔發師」。
  
  啟航前,銳智敏其實認真思考過他的這次「支教行」能給孩子們帶去什麽?不捐錢,不捐物,他想到可以運用自己從業多年積攢的理發履歷,給孩子們做點事情。
  
  不同於都市圈動輒上百上千的造型定製費,在當地山村,理發只能算是一個堅持衛生、追求便利的生活方法。每周五,鎮上會守時舉行熱鬧的集市,男孩子頭發長了,家長帶過去剪一剪,女生頭發長了就紮起來,一般不會特意花錢去理發,更不要說精心定製造型了。
  
  銳智敏註意到這段履歷中的一個「小插曲」:剪發剛開端,教師發問「有沒有學生自願參加,可以舉手暗示。」當時,幾乎全部學生都因為膽怯、害羞垂下了手臂。後來任課教師想了個方法,經過做遊戲,讓輸的同學當榜首個「模特」。銳智敏記住,當他剪完榜首名學生頭發後,開端陸陸續續有小朋友主動報名。從開端的不敢到漸漸提出要求,「我感觸到了孩子們的改動,人自傲了。」銳智敏的日常作業中,環佩叮當、大牌紮堆,用他的話來說是「一個比較物質化的環境」,看到孩子的改動,「說實話,比我在商場給客人理發得到稱贊愈加高興。」
  
  身為學校的「當家人」,段校長更能看出孩子們點滴間的改動。河貍家希望小學是全封閉寄宿製學校,不少學生是留守兒童,父母終年在外地打工,星期暑期孩子交由爺爺奶奶照料。性格內向、孤僻、沒有自傲的孩子占有大多數。
  
  他向記者介紹,類似於夏令營的這種喜好教育方法,如同與學校基礎教育形成了互補。2020以來,學校引入外來教師教孩子們打籃球、跳舞、學音樂之後,他觀察到:「孤獨、郁悶的學生群體數量在減少,學生沈浸智能手機的現象在減輕,孩子們的一些行為習慣偏好展開。」
  
  「作用非常明顯。咱們學校下一步準備搞個籃球場,便是因為本年有大學學生到咱們這支教,教學生打籃球。有一個男生平常學習不是很好,還有個女生成果不那麽好,他們都非常喜歡打籃球,在這方面也有特長。」段校長說。
  
  與代代學生一起成長的山村小學段校長本年48歲,他給自己的微信名稱是「除了剛烈,別無選擇」,這也是他對於山村學校教育的感觸。他是本地人,小時候吃過「讀不到書」的苦,跋山涉水去上學,身邊許多同學因為熬不過「肄業之路」的苦,早早拋棄,休學在家,或是出門務工。
  
  懷抱一身想走出大山的勇氣,他考出了大山,讀到大山外的學校,但是在結業後又回到了這兒作業。任教期間,他去過4所學校,當了3所學校的校長,河貍家希望小學是他的第4個歸宿。
  
  在這兒,段校長見證了一棟山村希望小學奇跡般的成長。2017年,初到時,學校還沒有完全建成,水泥板還在鋪,教師宿舍樓還在興修。而到了本年,河貍家希望小學多了概括教學樓、宿舍樓、食堂……在當地政府的支持下,學校又新增了18畝面積,下個月即將新建一棟概括樓,下一步,孩子們期盼的籃球場和環形跑道也會「上線」……采訪中,銳智敏屢次向記者提到他對段校長的形象,是一位特別擅於與外界溝通來協助孩子成長的山村校長。「他是本地人,治學觀念很靈,我打聽了一下,周邊居民對這位校長的點評很高。」
  
  因為淋過雨,所以想要給他人撐傘,這樣的人不止是段校長一位。銳智敏之所以在年假期間到山村支教,一部分原因也是因為他小時候曾履歷過「肄業難」的困苦履歷。
  
  幼時的他生活在重慶的一個鎮子上,由奶奶帶大。「我記住,上學很辛苦,要走一個小時到學校,同班還有許多同學要走兩三個小時,從山裏面走到學校來。」在他的回憶中,開學季要自帶桌子、板凳到學校。小時候最怕遇到下雨天,雨一下,全身都是泥汙。
  
  前些年,他回家園重走了上學路,眼前的現象現已發生天翻地覆的改動,幼年因為畏難情緒而吐槽很長很長的上學路,如同變得短了,毫不費力,就可以抵達目的地。
  
  從山上下來和學生們告別,銳智敏看到了孩子們眼睛裏盈滿的淚花。他奉告記者,這不是完畢,下一站他還會繼續跟著支教團隊到西部山村學校遍及喜好教育,為孩子們「煥」上愈加靈動的造型。
  
  接受采訪時,段校長再三呼籲記者協助對外傳遞聲響,山村希望小學教育離不開外界的重視。以河貍家希望小學為例,整個學校在職教師只要19人,只能滿意教授語數外的基礎教育,「最動火的是年紀偏大,50歲-60歲的教師有1名,占了教師隊伍的一半名額。」
  
  難招青年教師,引不進喜好教育方面的專業教師,仍舊是山村小學亟須處理的難題。
 
Copyright © 2013 高明小学 www.pmsyxx.com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