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园地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学生园地 >  
 
城市化是农村小学逐渐退出历史舞台的最主要原因
作者:最新更新 来源:未知 日期:2023-11-01 13:25 人气:
  深秋午後的和風襲過,安徽省宿松縣河塌鄉油鋪小學正門上方懸掛的「歡迎回家」紅色橫幅仍舊隨風飄揚。可曾經熙熙攘攘的校園,卻早已空無一人。
  
  望著人去樓空的校舍,75歲的鄉民王合年悲喜交集。一個月前,這所簡直與他同齡的小學,在斑駁的歲月旅程中,終究退場,完結了七十余載的育人任務。
  
  曾幾何時,「村小」是村莊教育一道亮麗的風景線。可如今,跟著城市化進程的加速,村莊地區的入學人口持續削減,許多村莊小學不得不面對消失或停辦的窘境。
  
  消失的「村小」,何去何從?
  
  一所只有9個人的小學油鋪小學地處安徽省安慶市宿松縣河塌鄉西北,坐落於鬥山河村油鋪組,地理位置較為偏遠,最近的高速出口距此有30多公裏。31日正午,央廣網記者驅車下高速後,輾轉40多分鐘,穿越了幾個集市村落,才總算抵達油鋪小學。
  
  「現在村子裏孩子很少,咱們校園和周圍幾個村比較,關停算晚的。」王合年此時剛從家漫步至校門口,他向記者娓娓道來,「我一輩子都在村裏日子,這也是我的母校。別看咱們是村莊校園,但培養了不少大學生,還有許多考入名校的。」
  
  但是,年代洪流下,光輝的落幕還是按期而至。本年9月秋季開學,油鋪小學一到六年級學生總數僅為9人,且無報名新生。因生源太少,考慮到不利於開班教育,油鋪小學被擬撤,並對余下9名學生進行就近入學安頓。
  
  當記者走進校園時,只見到一個靜靜清掃落葉的背影。他叫王冬木,也是本村人,女兒是油鋪小學的教師,「從9月份開始,她也一起調去鄉中心小學教書了。」
  
  關於校園的當時的境況,在外務工多年,見多識廣的王冬木看得很透,「這是個古校,難免會有點可惜。但我們要相互理解,確實有許多因素,並不是(政府)不想辦或許不想開。」
  
  其實,當環顧四周之後,他的話或就不難理解了。整個校園硬件設施較為完善,由一棟兩層的教育樓、一棟三層的綜合樓、一排平房食堂、一個門衛室組成,總面積達1265平米。其間,光教室就有十余間。
  
  幾名教師守著偌大卻又空蕩蕩的校園,等待著數量與他們簡直一致的學生到來時,答案或許已不言而喻。
  
  「傳聞會在原有的基礎上,改建成村衛生室,這是功德。當然,假如再供給一些群眾活動的場所,那就更好了。」不少鄉民如是說。
  
  「村小」遍及到碩果僅存當油鋪小學停辦的那一刻,也標誌著河塌鄉倒數第二所村級小學退出了歷史舞臺。「河塌鄉轄六個行政村,2017年的時分,還有18個教育點(村小),但現在就只剩下李店小學一個村級小學了。」河塌鄉中心小校園長張金中坦言道。
  
  本年7月,油鋪小學召開家長會,對校園擬撤並相關狀況尋求群眾意見,就校園教育資源配置、學生生長開展等方面與學生及家長進行溝通。
  
  「絕大部分家長考慮到孩子的生長,需求更多的同伴以及更好的教育環境,同時也要習慣未來初中的大班級教育環境,所以根本都挑選來鄉裏讀書了。」張金中告知記者,中心小學或鄉政府所在地大街的中心小學東區均在5公裏範圍內,校園也安排了校車、食堂等,能夠解決絕大部分孩子就學的問題。
  
  關於舊校舍的使用,也在穩步推動中。「批閱經過且現已改建好的,根本都是公益性的項目,包含黨員活動中心、村衛生室、村部等。」河塌鄉黨委副書記方亮告知記者,「教育教育方面的設施和設備,會統一集中到中心校園做再分配。」
  
  目前,河塌鄉全鄉學生數量為1187人,幼兒135人,教職工102人。但是,不光是「村小」難以為繼,鄉中心小學其實也面對一定的窘境。
  
  從事教育工作多年的張金中看在眼裏,急在心頭,「前些年,學生人數根本都維持在2000人左右,但這幾年以年均200人的數量在遞減,我估量還有三四年左右,會下降到一個根本平穩的狀態。」
  
  在張金中看來,簡直一切的村級小學均未自動停辦,都歸於天然消亡。因而他以為,仍在運轉的少部分「村小」,在保障好師生人身安全的前提下,做好日常的設施設備保護即可,大型投入建造值得商榷,「長遠考慮,集中開展中心小學,能讓孩子們盡可能享受到城裏校園的規範。」
  
  讓村莊「活起來」是要害媒體此前報道,比較2012年,十年來,我國小學數量削減7.95萬所,降幅到達35%,這種狀況在村莊地區尤為顯著。究其原因,則在於城鎮化率快速提升,村莊地區生源削減,為了進步教育質量,而進行撤點並校。
  
  央廣網記者整理揭露資料也發現,「村小」消失的現象近些年較為普遍:2019年秋季開學後,重慶市南川區三泉鎮馬嘴小學樂心村小現有的6名孩子都去到馬嘴小學上學,樂心村小就此正式停辦;2023年9月,為了給予孩子充分的教育支持,廣東省清遠市連州大道邊鎮黃家灘村黃太小學停辦,30多個孩子集中轉至鎮中心校園讀書對此,安徽大學社會與政治學院副教授王雲飛指出,村莊小學消失是一個逐步開展的進程,這個進程伴跟著城市化的進程而展開的。能夠說,城市化是村莊小學逐步退出歷史舞臺的最主要原因。
  
  在「村莊空殼化」的布景下,王雲飛以為,假如一定要改變這個局面,那麽便是村莊振興,「讓勞動力回流,這樣才會重現村莊社會的活力。適齡入學兒童多起來,村莊的教師才會留下來。」
  
  他以為,相關部門應致力於村莊社會建造,改變村莊相貌,這樣才會吸引更多勞動力回家鄉開展,村莊的孩子天然也就多了起來。「此外,在村莊小學教師裝備和政策上,能夠采納歪斜方案,由此堅持村莊教師隊伍的穩定性。那些因憂慮村小教育質量,而被家長送往城裏上學的孩子,或許就會留下了。」
 
Copyright © 2013 高明小学 www.pmsyxx.com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